探访东极哨所:风景这边独好

2019/06 25 08:06

哨兵在东极哨所上观察陆界和江界,远处山脚下的薄雾还没有完全散去。(人民网记者 曹昆 摄)

人民网抚远6月24日电(记者 曹昆)从黑河坐上火车,一晚颠簸,抵达哈尔滨,又赶往机场,一个半小时的飞行后是近40分钟的车程,“祖国在我心中” 界碑描红主题活动第三采访分队终于来到了祖国陆地版图最东端、“金鸡尖喙”上的宝地——黑瞎子岛。

这里是祖国迎接第一缕阳光的地方。这里也是面对一岛两国、一岛两军特殊考验的地方。

黑瞎子岛由3个岛系87个岛屿、沙洲组成,总面积335平方公里,相当于香港的1/3,是澳门的12倍,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固有领土。1929年被前苏联军队借“中东路事件”之机强占。新中国成立后,经与苏、俄持续半个多世纪的多轮谈判,才得以部分划归。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老班长王鲁彬当年作为护旗手是首批登岛的战士之一,回忆起刚登岛时的艰苦条件他讲了一个故事:”那时候没有直饮水,喝的是从县里带来的矿泉水。一些同志节约意识不强,会随手扔掉剩下一小口水的瓶子,但两天后没水喝的时候,他们又去捡回来把里面的水喝掉。”

在登岛初期,为了尽快完成接防任务,从营长到士兵每天要连续奋战将近20个小时,很多人连续半个月没有脱下过外套,一个多月没洗过澡,每个人的战靴都磨成了翻毛皮鞋,人均一天磨烂4副手套。

“11月份的时候岛上的天气已经非常寒冷,当时板房里没暖气,晚上睡觉要生炉子,但是大家工作太累了,睡得太沉,炉子没人照顾,总是在后半夜熄灭,我们就被冻醒了。” 回想着当初的艰苦时光,王鲁彬笑着给记者指着眼前的三代营房说,“现在的条件跟那时候比真是天壤之别。”

东极哨所政治指导员王阳阳介绍说,连队规划营区、修建营房时,专门把这样一组数字融入其中:国旗台一层底座面积17.1平方米,代表黑瞎子岛171平方公里的回归面积;国旗台二层底座面积10.14平方米,铭记下10月14日登岛接防的历史时刻;哨所学习室棚顶79颗星,象征着黑瞎子岛离开祖国怀抱79年。

同是最初登岛的首批士兵,任光福说他最难忘是2013年8月那场百年一遇的洪水,为了时时监控水情,排除隐患,他在锅炉房里住了40多天,最终赢得了配电间”保卫战”,保障了连队各项工作和生活的正常运转。

当记者问他11年都不回家过春节不想家吗? “每年都想回家过年啊。”任光福说,“冬天岛上风大雪大,岛上的四个执勤点都我一个人负责维修,取暖保障一定要做好,不能让战友们冻着。”简单实在的回答,一时竟让记者鼻子发酸。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东极哨所中还有好多像王鲁彬、任光福一样的先进典型,他们中有的宁可亏负亲情,决不有负责任;宁可舍弃名利,决不有改初衷;宁可透支生命,决不有欠使命……深刻诠释了矢志戍边、舍身忘我、甘愿牺牲、情愿奉献的高尚情怀。

远处,冉冉升起的朝阳,用光和影勾勒出东极哨所高耸的身影;眼前,淘淘东流的江水,带着风、携着云、托着江鸥展翅高翔。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转载请注明: http://karamaedit.com/2019/06/25/%e6%8e%a2%e8%ae%bf%e4%b8%9c%e6%9e%81%e5%93%a8%e6%89%80%ef%bc%9a%e9%a3%8e%e6%99%af%e8%bf%99%e8%be%b9%e7%8b%ac%e5%a5%bd/

发表回复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