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的会对伊朗动武吗?

2019/05 22 08:05

伊朗国防部长哈塔米称,伊朗国防力量目前处于最高级别的军事防御状态,已做好应对各种威胁的准备

5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深夜发推文警告称:“伊朗一旦开战,将会是伊朗的正式终结,不要再威胁美国!”伊朗方面则表态,伊朗不愿打,但也不怕打。

近日,美伊两国围绕伊核协议的博弈日趋白热化,美国媒体曝光美军对伊军事行动计划,伊朗对美国的战争威胁毫不畏惧,美国盟友则对美国的军事示强举动公开表达不满。从目前情况看,美国对伊朗的军事示强举动主要是象征性的,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不大。

美国发出战争威胁

美国《纽约时报》5月13日援引美国官员的话称,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已向白宫递交对伊朗的军事行动计划。根据该计划,一旦伊朗攻击美军或加速研发核武器,美国将调遣至多12万名美军前往中东地区,这一数字接近2003年美国为入侵伊拉克并推翻萨达姆政权在中东部署的军队数量。据悉,以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为首的对伊强硬派要求五角大楼起草这份对伊军事行动计划。

5月14日,美国中央司令部发表声明称,为应对来自伊朗的潜在威胁,美军将提高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警戒级别。15日,美国国务院下令,要求所有美国政府派驻伊拉克的非紧急人员立即撤离,其中包括美国驻巴格达使馆和驻埃尔比勒领事馆人员。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解释称,这是在面对伊朗“迫在眉睫的威胁”时的必要举措。

对于美国发出的战争威胁,伊朗表示“毫无压力”。伊朗国防部长哈塔米5月14日在德黑兰的一场退役军人集会上发表讲话称,伊朗国防力量目前处于最高级别的军事防御状态,已做好应对各种威胁的准备。哈塔米指出,尽管遭受美国全面制裁,伊朗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仍在军事领域取得巨大成就,能够有效应对美国的军事打击。

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同日表示,尽管美国去年5月宣布退出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但伊朗仍然保持“最大限度克制”,致力于遵守这份多边协议,美方“升级”紧张局势“令人无法容忍,且不讲道理”。伊朗驻英国大使拜伊贾德表示:“如果美国想让伊朗陷入军事冲突,他们应该意识到这是毁灭性的。”伊朗常驻联合国代表拉万奇日前也指控美国官员正在推动“战争的幽灵”,称“伊朗并非试图在该地区制造冲突,因为除少数人外,没有人会从中东地区的这种冲突中受益”。

美盟友公开唱反调

在美国国务院宣布撤离驻伊拉克的所有非紧急人员后,德国和荷兰军方宣布暂停他们在伊拉克的军事训练行动。德国国防部发言人弗洛斯多夫表示,虽然该地区局势紧张,但目前“并无实质威胁”。西班牙日前撤回跟随美国航母战斗群前往中东的军舰,西班牙国防部发表声明称,“西班牙不希望参与有可能引起对抗或战争的行动”。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代表莫盖里尼5月13日在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时表示,欧盟决心继续履行伊核问题全面协议,并警告美国不要升级对伊朗的军事行动。奥地利总统范德贝伦15日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商谈伊朗问题时表示,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还威胁制裁继续与伊朗合作的欧洲公司,这样的行径具有挑衅性质,不利于国际关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6日在会见到访的伊朗外长扎里夫时表示,日方“担心中东局势变得急剧紧张”,认为维护伊核协议具有重要意义,愿意维护和发展与伊朗的传统友好关系。

美国的传统盟友英国更是无情地揭穿其“战争谎言”。针对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关于“受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领导和控制’的伊拉克武装人员正在威胁驻伊拉克美方人员安全”的表态,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的多国联军副司令、英军将领吉卡5月14日明确表示,没有发现“受伊朗支持的民兵武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威胁有任何增加。对于吉卡的“拆台”行为,美军中央司令部15日发表声明驳斥称,吉卡的表态与美方掌握的“可信”情报背道而驰,驻伊拉克美军的确面临着“可信和可能迫在眉睫的威胁”。此外,英国外交大臣亨特近日也警告称,美国和伊朗不要“意外”爆发冲突,不要“擦枪走火”,“我们需要的是一段平静的时期,以确保各方都能理解对方的想法”。

军事对抗可能性低

从当前的情况看,虽然美伊两国隔空互放狠话,但双方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并不大。

首先是意愿不强烈。美国方面,虽然博尔顿等“鹰派”人物主张对伊朗采取强硬的军事行动,但特朗普本人对向中东派兵持怀疑态度,近日斥责《纽约时报》关于美国对伊动武计划是“假新闻”,向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表示不想要“军事冲突”,并在与瑞士联邦主席毛雷尔会面时透露美方不希望与伊朗发生战争。伊朗方面,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表示,美伊之间的对抗不包括“军事选项”,是一场“意志的较量”,“我们和美国不会发生战争,因为我们和美国人都没有寻求战争,他们知道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

其次是时机不成熟。当前,伊朗并未重启核武研发工作,也未采取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重大军事行动,美国对伊朗动武“师出无名”。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多数国家当前普遍呼吁美伊两国保持冷静和克制,寻求通过和平手段解决伊核问题,美国如果在此时对伊朗动武,会面临较大的国际舆论压力。此外,正如部分美国媒体所言,特朗普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对伊朗动武的可能性较低,美国国会的民主党人和一些共和党人都不太可能支持对伊开战,且美伊开战将会为特朗普连任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

最后是后果难承受。从美国媒体透露的情况看,美国对伊军事行动主要有三种选项:一是以“定点清除”为目的、有限规模的空中和导弹袭击,二是惩戒式大规模空袭,三是以颠覆政权为目的的大规模地面行动。第一种选项虽然能够有效发挥美军精确制导武器的优势,但无法对伊朗政权产生实质性影响,第二和第三种选项则需要美军大幅增加中东地区海空力量和地面部队,可预见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据悉,特朗普已从美国军方得到足够多的提醒,美国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所产生的副作用将数不胜数”。(傅波)

--转载请注明: http://karamaedit.com/2019/05/22/%e7%be%8e%e5%9b%bd%e7%9c%9f%e7%9a%84%e4%bc%9a%e5%af%b9%e4%bc%8a%e6%9c%97%e5%8a%a8%e6%ad%a6%e5%90%97%ef%bc%9f/

发表回复

(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