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指导员眼里没有“差兵”  

2019/03 29 08:03

  第83集团军某旅导弹三营二连官兵训练。该连指导员胡楷振常说一句话:战士千千万,不可能人人都优秀。带兵人就是要点燃战士的梦想,激发他们的热情,引导他们朝着正确的方向走下去。雷 虎摄

  没有哪个战士不犯错误,战士犯错是指导员存在的理由之一

  张伟宝下连第一件事,就是跟指导员胡楷振请病假:“新兵连训练时,我不小心扭伤了脚踝,一个月了还没有痊愈,现在仍隐隐作痛……”

  战士泡病号,是很多带兵人最头疼的事情之一。头疼实在是因为这种现象“很常见,却没办法根治”。胡楷振在处理这个问题上有一个妙招:无言的批评。

  在张伟宝下连后,胡楷振也做了一件事——把房间里的单人床换成了高低床。张伟宝下连的第一站,不是班排宿舍而是指导员房间。胡楷振答应要张伟宝时就打定主意,要和这个爱冒泡的新兵同吃、同住、同娱乐、同训练……

  第一次训练,活动还没展开,张伟宝就下来了。在全连官兵面前,胡楷振没等张伟宝张口,就替他解释:“看你走路慢慢腾腾,是不是脚踝又疼了?下去休息吧!”张伟宝低头说:“有点疼,我慢慢活动活动。”

  第二次训练,刚开始热身,张伟宝又下来了。胡楷振上去摸了一下张伟宝的头说:“你的体温好像有点高,是不是昨晚睡觉不小心着凉了?”张伟宝跑开了:“指导员我没事!我感冒很快会好的!”

  在下连的第一周,张伟宝连续5天训练基本都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请假了。胡楷振居然一句批评都没有,而且变着花样为他解释。

  刚开始,张伟宝挺受用,可后面次数多了,他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内心的惭愧,让张伟宝的眼神开始躲着指导员。这时候,胡楷振的心真正放了下来。

  三周过去了,看到一起下连的战友已经适应了连队的训练节奏,张伟宝坐不住了:总得有个当兵的样子,不然连指导员都会把我看扁的!

  再后来,战友们惊讶地发现,张伟宝在训练中不知不觉变得积极了。

  有一天,张伟宝主动找到指导员说:“您每次替我解围,其实我都很愧疚,比直接批评我还难受。脚踝疼,影响我跑步,我就得练上肢;感冒了,今天练不了,我就得另找时间加练。”

  “让战士自己说出犯错误的原因,就等于帮助战士找到不再犯错的办法。”胡楷振说,“战士偷懒N次,我替他找N+1次理由。我就是要通过对战士的反复宽容,在不伤害战士自尊的前提下,让战士慢慢认识到错误,并且自己纠正。”

  连队“精武标兵”黄中能性格要强,参加上级比武多次夺得桂冠,经常受到机关、连队的表扬。

  然而,在一次团体课目比武竞赛中,他所带领的战斗班组,因配合不够默契,失误频频。要强的他与班内成员屡次争执,最后全连竟无人愿意与他配合组班。

  胡楷振没有发表意见,而是把黄中能带到训练场,观摩其他班组的战术训练。黄中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回到班里向大伙道歉。随后,他带领大伙取得了优异成绩。

  “没有哪个战士不犯错误,战士犯错是指导员存在的理由之一。”胡楷振在日记中写道,“很多时候,战士做了错事,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为什么错、怎么改。所以,战士犯错有时不如叫‘试错’——尝试是否正确,他们就是在不断地试错与改错中进步的。”

  没有哪个战士爱当“差兵”,关键是看带兵人如何去带

  “差兵”是怎么形成的?

  当一名战士反复遭遇失败打击后,他就成了一名“差兵”。

  而让一名“差兵”变好的方法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让他不断地享受到成功的喜悦。

  这是胡楷振带兵多年来总结出的经验。

  “我看好你,好好干!”一次连队5公里武装越野考核中,胡楷振一个劲地夸张伟宝:“大家都要向张伟宝学习,上次考核成绩还在25分外,这次考核已经进入24分50,不要小看这10秒,如果每次都能进步10秒,那年底的训练标兵肯定有戏!接下来,就看你敢不敢挑战自己了,张伟宝你站起来给大家讲讲,下一次你的目标是什么?”

  被表扬得不好意思的张伟宝,“噌”地一下站起来说:“我下一次,肯定不考倒数第一啦!”

  人人都渴望被尊重,渴望被理解。“我们当指导员的,有时就要拿放大镜去找他的优点。训练成绩差的战士,在战士们眼里,往往可能是一差百差。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能够发现他们的优点,并给予鼓励和表扬,他就能够重新找回信心。”胡楷振说,“差兵”心态问题一旦解决了,训练成绩自然也就上来了,“一条虫”就能变成“一条龙”了。

  当然,表扬只是第一步。胡楷振还帮助张伟宝制订了一个切实可行的、跳起来够得着的目标。比如,从倒数第一名进步到倒数第二名。目标达成,胡楷振再一次给予表扬鼓励,让张伟宝尝到成功的快乐。

  心理学讲,我们每个人都是有心理暗示的,你想自己成为什么样,自己就会成为什么样,当一个目标实现了,他就会觉得“自己行,我可以”。

  胡楷振趁热打铁,紧接着为张伟宝制订下一个目标。这样几轮下来,张伟宝看到了自身的潜能,训练成绩突飞猛进,年底还真达到了连队精武标兵的水平。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浪子回头金不换’。”张伟宝在年终总结中写道,“我曾经是人见人厌的‘冒泡大王’,是指导员的宽容让我重拾信心。这是我下连后收获的最大的一笔财富,相信以后的我还将从中源源不断汲取力量。谢谢指导员——是他让我相信,那句‘不抛弃、不放弃’,原来不仅仅是电视剧里的漂亮台词……”

  哪个孩子爱当“差生”?谁不想得到别人认可?胡楷振坦言,在连队训练成绩不好的战士最痛苦——战友瞧不起,班长骨干批评他,甚至有的干部也常给脸色看,他们心里往往很自卑压抑。“别看他们表面上装得满不在乎,其实心里比谁都难过”。

  胡楷振常常鼓励那些“差兵”:要想让别人看得起你,首先你得看得起自己。人的一生,谁不冒个泡、犯点错?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很落后,但只要你不服输,你仍然是好兵。哀莫大于心死,你心都死了,什么人来也救不了你。只要你自己想当好兵,就有创造奇迹的可能。

  带兵人的一言一行,或许会影响战士的一生一世

  前不久,胡楷振的邮箱收到了一封长信,是他带过的一个战士发来的。

  自从那位战士退伍后,两人便很少再联系。那位战士在信里提到一件事:自己当年因为身体素质差被淘汰下来,别的连队都不愿接收,是胡楷振接收的他。

  那时,他内心别提有多绝望、沮丧了,再也没了训练劲头,成绩更是每况愈下,甚至还考虑过“自我了结”。

  下连后,有一次他的心得体会写得不错,胡楷振在上面写了一句话:加油,我相信你,你可以!

  在那封信里,战士告诉胡楷振:“指导员,您不知道这9个字,让当时的我多么感动,内心产生出多大的力量,我忽然觉得你没放弃我,说明我还有希望。”

  从那以后,这名战士积极调整心态,训练成绩“噌噌”蹿了上去。退伍后,他继续完成大学学业,通过了地方公务员考试,现在已经是一名人民警察。

  带了8年的兵,干的时间越久,胡楷振反而越感到“后怕”——战士父母把孩子交给部队,希望部队这所大学校把孩子培养成才。一个连有多少战士,就关系到多少年轻人的前程,就关系到多少个家庭的幸福。

  “带兵人的一言一行,或许会影响战士的一生一世。培养一个好兵,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而让一个战士失去自信,可能就是一句话。”胡楷振说,带兵人不当和失误的教育引导会成为一把“软刀子”,表面上看不出结果,却会在不知不觉中留下难以抹去的痕迹。

  “一想到这儿,我就感到责任重大,要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胡楷振经常这样提醒自己:多站在战士的立场上考虑,多关注战士的感受。

  有一次,胡楷振到广州出差。打出租车的时候,司机听说他是当兵的,就和他攀谈起来。说着说着,这位当过兵的司机突然冒出来一句:“当兵那会儿,我最烦的就是我的指导员,当时指导员看我不顺眼,经常批评我,让我一点自信都没有。”

  司机的话虽然有失偏颇,但可见当年那位指导员的态度对眼前这位退伍老兵的影响。

  “指导员们带过的兵无数,或许早就忘了这一切,但对于每一个兵来说,可能是他一生忘不了的痛。”这件事对胡楷振的触动很大,回部队后胡楷振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绝不能给战士贴负面标签。

  胡楷振也不是不批评战士,有时批评还挺“狠”。他相信自己的一个判断:批评可以“狠”,但前提是战士信任你,知道你是为他好。

  在日记中,胡楷振写道:“指导员怎么看战士,战士便会怎么看指导员,互相看不顺眼,官兵关系就好不到哪里去。我们与战士相处,要学会用赏识的眼光,捕捉他们的优点,发现他们的可爱,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们。慢慢地,战士才会喜欢你,才肯和你以心交心,以情换情。”

  胡楷振把这个方法用到带兵实践中,一段时间后发现,以往不少“刺头兵”竟然肯过来找他聊天,一些训练后进战士也愿意在他面前展现才华了。

  如今,每逢机关让各单位上报重点关注人员,胡楷振总是说:“我的单位没有!”

  他常说,战士千千万,不可能人人都优秀。带兵人就是要点燃战士的梦想,激发他们的热情,引导他们朝着正确的方向走下去。

  没有带不好的兵

  ■秦义平

  假如把战士比喻成树苗,那么带兵人就是园丁。战士能否在军营中茁壮成长、开花结果,带兵人至关重要。

  如果给新生代士兵画像,轮廓大致离不开这几个线条——

  走进军营,他们大多都怀着英雄的梦想,渴望在军营成就出彩人生。与此同时,他们把入伍动机锁定为一个个具体而明确的目标:考军校、选士官、学技术,等等。

  他们有激情、不服输,知道军旅路上注定与苦累和纪律相伴,相信“奋勇前进,终能到底”。然而,他们的内心也十分脆弱,一旦受到挫折,很容易打退堂鼓,甚至连“再试一下”的勇气也失去了。

  他们可塑性强,却不愿接受约束。他们个性张扬、崇尚自由,渴望冲破束缚,希望生活中多一些像电子游戏中的精彩,多一些“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自由。

  他们兴趣广泛、见多识广,却是实打实的“低头族”。他们能和网友侃侃而谈,却和战友相对无言。他们在游戏中“飞檐走壁”,干起活来却笨手笨脚……

  鲁迅先生说:“即使是天才,生下来的第一声啼哭也绝不会是一首好诗。”带兵人应该以“花苞心态”看待每一名士兵,用爱心和耐心为他们的成长培土、浇水、施肥。

  不管战士有什么样的缺点,带兵人都不能随意给他们贴上负面标签。在《好教育成就好孩子》一书中,作者房超平“费尽心思”为孩子犯错辩护。在房超平的眼中,天下从来没有“坏孩子”,只是不当的后天教育把孩子“教坏”了。

  其实,我们的战士也和孩子一样,对军营充满好奇和热爱。园丁的作用不只是用剪刀把树苗剪整洁,还要用锄头把杂草锄干净,用阳光雨露让树苗茁壮成长。带兵人最该做的是引导战士们摆脱“小我”,追求“大我”,把“小算盘”放在军队发展的“大棋盘”里思考谋划。

  没有带不好的兵,只有不会带兵的干部骨干。每名战士心里都鼓荡着建功军营的激情,就看带兵人有没有本事点燃。

--转载请注明: http://karamaedit.com/2019/03/29/%e8%bf%99%e4%bd%8d%e6%8c%87%e5%af%bc%e5%91%98%e7%9c%bc%e9%87%8c%e6%b2%a1%e6%9c%89%e5%b7%ae%e5%85%b5%e3%80%80%e3%80%80/

发表回复

(必填)